卑微嵬面在线填坑

再次宣传
新群初建,空皮很多
特邀韩沉
来者皆为家人

话不多说再选一波
新群空皮很多,有待加入,来者皆为家人

致我所爱的人

      这是我第一次给你写这么长的信,也好像是最后一次,总之,一定要看完,因为学习差的写信真的很累。
     首先感谢你高二来到我的小世界里,从高二到大三这几年,你总能让我开心,让我忘掉烦恼,让我学会笑。虽然我知道你是一个好学生、好干部、老为他人着想的人,但也没必要老是因为我被叫到教务处,我也知道大一你跟我做到一块是因为老师的原因,但我也感谢你这些年来对我的照顾、包容和付出。
     当初退学是因为我不想让你给我来收烂摊子,我沈夜也不是那种自己做的事、闯的祸,后果都是让别人来扛的人,更何况你比我更优秀,更需要接受教育、学习来完成你自己的梦想,如果你因为我受了什么处分或者退学了,那就是浪费了一个人才了,那样我心里也会过意不去。
     那天你的表白我说让我考虑一段时间了再回复你的,我现在已经想好了,非常谢谢你能给我表白,谢谢你一直爱我,但我不能接受。你是一个非常好的人,无论是在学习上还是别的地方上,你都是那种能给人最好的完美男友,所以你更没必要把时间和精力浪费在一个病人、废人、社会渣子身上,那样没结果,而且还有比我更好的,不差我一个。
     哦,还有,你得考虑下个QQ,下个微笑了,小心到时候因为这个连个女朋友也追不到,那多有遗憾呐。让我猜猜你在干什么?嗯……掏手机?打电话?哭?哈哈哈,开个玩笑啦。记得找个两情相悦合得来的人照顾你,就算是大老爷们儿,生病了也要被照顾的。有时间就多去约会,别整天工作工作工作的,这样迟早终生大事给耽误了。
     好了好了,不说了,或许你会觉得这封信很短小,再怎么说我也是一个学渣,让我写长信你就放过我吧。哦,还有,你找到另一半了记得举行婚礼的时候让周先生也参加,就当是我的一个小小的要求了,我可去不了了,也看不到那天你高兴的样子了,总之,提前祝你们百年好合、早生贵子。
      I love you, but God forbids it.(我爱你,但是上帝不允许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绝笔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沈夜

当面面感冒时【沙雕】

面:哥哥我想吃小蛋糕

巍:不,你不想

面:哥哥我想吃冰淇淋

巍:不,你不想

面:哥哥我想喝可乐

巍:不,你不想

面:哥哥我想出去玩

巍:不,你不想

面:哥哥我想吃你

巍:宝贝儿,我来了

(面内心:臭哥哥)


此生想要的不过是你【预告】

OOC预警  四世AU  可能有刀  全程架空
有私设,沈巍夜尊并非兄弟,夜尊名称有变化
四世分为《前尘》、《民国往事》、《旧梦》、《错》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 四世不清不楚的纠缠,一次又一次的错过,相遇注定是错,爱恋注定是错,丢盔弃甲注定是错。
     死前的心安理得,纯真的笑容,那句“我输了”   。
     或许二人,终要困死在轮回之中,留下的,不过是两人此生路经于此的点点痕迹。
     发誓这一世不再爱你,那本来一开始就是错的。

【朱一龙水仙】消愁
难得再把箱底翻出来,文笔差将就点儿看吧,熬夜赶文也是自己作的啊。
有私设,万年大战之后夜尊成为普通人,自我感觉沈巍有点儿别扭,弟控变腹黑,OOC严重。
希望这回老福特准过,不然都吓得我不敢发了,发文不易,嵬面叹气。
希望有评论,不要心❤不要转发都行。

似乎糊掉了,总觉得哪儿别扭【擦汗】
技术不到家,还得练啊

ooc似乎有点严重
“我”为深交巍澜夜三者
避雷针避一下
这是我在学校写的作文,看看而已,不要当真
45分,比较满意

当时·四(裴文德×夜尊)

既然不想变法海,咋们就不变呗,这是我最后的温柔了
提前警告一下
觉得是在吃玻璃渣的话就不用再看了(微笑)
脑洞超大的
夜尊是妖
全程架空
玻璃渣式欢迎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这几天,夜尊一次都没出过房间。

每次裴文德将饭放在房间门口,等他再来时,那碗饭依旧在那里。

几日了?为什么比我还害躁?不吃饭可不行啊,去劝劝他吧。

但他放弃了,那正想去敲门的手悬在空中,始终没有敲下去。他回到了屋中,站在窗前,等待着什么。


不知什么时候,窗前落了一只白鸽,裴文德将白鸽腿上的信拿下来,打开,只见上面白纸黑字写着:危险,速归。


他拿走剑,匆匆忙忙的去了。因为他知道:京都出事了。


夜尊在房里听见了裴文德远去的脚步,出来了,看见的是裴文德远去的背影。


等裴文德到京都城门时,京都已被金咒罩住,缉妖司多人已在此处,不,应该是倾巢出动了。


梅在一些人后面,她结出的金咒已经快裂开了,梅见远处的裴文德,大喊:“裴大哥,怎么办?”


裴文德未回应她,注视着妖群。


虽说是妖,但群妖之后的那浮空的东西好像并不是妖,更像是鬼,应该是妖族大军的首领。


他很想弄清楚,脚不住的踏出了金咒 缉妖司众人震惊,连忙大喊别去,妖们也有些沸腾,但都没有上前,之后它们让出了直通那鬼的道。


裴文德拿着刀,越走越快,后来直接跑了起来,拿到对准那鬼,想要一刀解决他。


可到还没到,裴文德全身都被黑气包裹,不知去向了。
等到裴文德再睁开眼,环顾四周,已是到了一片树林,是他安顿夜尊的背后的林子。


为什么要把他带到这儿来。


那鬼在裴文德身边转来转去,黑气依旧让裴文德看不清他的模样。


“我想,我是什么不就不用说了,初次见面,鄙人廉夜。”那鬼挑衅般的嗓音让裴文德万分的不舒服。


“你为什么把我带到这儿来。”“我听说堂堂的缉妖司首领在自己身边藏了一只妖,啧啧啧,成何体统啊。”


廉夜似乎还在笑。


“他和你们不一样。”“怎么不一样?是他在你身边待了几年,接触了人,忘掉自己是何物了?哈哈哈,可笑,妖就是妖,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醒醒吧,缉妖司首领。”


“闭嘴!”裴文德拿着刀刺上去,可惜只是一片黑气,他警惕的看四周。


突然面前一团黑气打在他胸口,他撞在树上,胃里一片翻江倒海,只觉喉咙里一阵腥,吐出一口鲜血。

自己也觉得意外,但仔细想想,也就这个字了,他在我有难时不放弃我,虽然我们只是朋友…但我非常感激他…